为洪堡加油,冰球爱心行动 – 来自中国北京

为洪堡加油,冰球爱心行动 – 来自中国北京

在震惊中,我们听到洪堡青年冰球队发生悲剧的消息,我们都渴望能够给予他们一些关怀和交流。当然,我们明白无论我们做什么,也无法抚平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朋友所经历的伤痛,但是我们仍然希望尽自己的微薄之力,为他们做点什么。

就像日常生活中的朋友圈一样,在冰球的世界里,不知不觉我们也与洪堡这支遥远的冰球队产生了关联。在北京,我们也听到一些人谈起他们关于这支球队的一些记忆。这个小镇,以及萨斯喀彻温,让我感到了熟悉与温暖。这让我产生了一个想法,通过一种让人感觉亲近的方式,像遥远的人们表达我们的哀悼。

REVS - Eddie Gale - 2018

情况是这样的,这个星期我们得知在北京国际冰球联盟里,有位来自安大略省的朋友,Eddie Gale,我们询问了他很多关于洪堡的情况,Eddie告诉我们:是的,我青年联赛的最后一年是在洪堡度过的,在那里我们赢得了所有可以赢得的东西,皇家银行杯总冠军(加拿大全国二级青少年联赛冠军)。我在决赛里打进了唯一的进球,1-0战胜了卡姆罗斯队。我的球杆和手套被放入了冰球名人堂。没能为他们点起蜡烛守夜祈祷真的让我痛不欲生。

听到Eddie告诉我这些,不知道怎么了,我有点哽咽,说不出话来。。这种感觉就好像,Eddie也在这次悲剧中失去了他自己的一部分身体一样,是的,10年前,他就在这个队里。虽然这是个悲伤的故事,但是让我感到温暖的是,当我听到讲起那些故事的时候,能感觉到他是多么的骄傲成为洪堡队的一员,而洪堡也一定是一个快乐而祥和的地方。我知道Eddie是个伟大而谦虚的人,我也知道在他的青年时代,洪堡给他带来了很多帮助。巧合的是,Eddie的女朋友Brodie也是一位优秀的冰球选手,2015年的时候,她曾经跟我谈起,很想来北京,去认识一些在那里打冰球的人。而现在,他们就住在北京,Brodie是一所国际学校的老师,而Eddie则是一名青少年冰球教练,同时他在继续自己的学业,希望有一天可以成为一名律师。

Beijing - Humboldt - Hockey - Revs Beijing - Humboldt - Hockey - Revs

对于非冰球运动员来说,很难了解乘巴士去异地比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无论是青少年队,大学队还是很多很多的职业队,每当我们踏上大巴赶赴赛场的时候,内心都充满期待。就像Peewee省或者Bantam省的锦标赛一样,我们经常需要乘车翻山越岭,经过Trois Riviè水库,有时甚至要到接近国境线的地方去比赛。

不管我们要去那里,思考对手都是最重要的部分,当然我们会在旅途的最后阶段才想起来,对我们来说,乘巴士去比赛,就是一次次与家人的旅行。我想起有一次,我坐在前座,往后面的队友身上扔纸团,被扔到的人试图找出谁是罪魁祸首,当然,我保持安静,心想:“很好,他们也不知道是谁干的,哈哈哈”,不过后来,我还是被发现了,5-6个人起身走过来,我被剥光了衣服,一直到车开到停车场,他们才把衣服还给了我。每个冰球运动员,都是很多关于巴士旅行的故事。唱歌,看电影,谈论女朋友。还记得我第一次看Slapshot就是在去客场比赛的巴士上。

只要有冰球的地方,无论北京、波士顿、汉密尔顿还是洪堡,巴士旅行总是充满了欢乐和爱。正是因为这一点,这场悲剧才让我们痛彻心扉、难以接受。感谢Eddie分享了他的故事,也让我可以在短短几分钟之内感觉到洪堡这个小镇的点点滴滴。我们像所有经历了这场悲剧的人表示慰问,对于那些不幸离开我们的人,致以深切的哀悼。

愿逝者安息。

作者: Mark Simon

Start a Conversation